都被泡泡字体和公厕文学的喷绘完全占领

2021-03-24 11:52

在纽约存活了40年的地铁涂鸦运动,此刻经 persue 的再创造手中又重获生机。persue 联合了多位顶尖视觉艺术家共同创造出的“wet paint”系列作品在街头艺术圈中意外地引发了骚动。直到20世纪90年代,dc 早期的视觉审美受到了他涂鸦作品的极大影响,成为了 dc 第一代视觉设计师。此后,persue 一直都是潮流艺术圈里的“老炮儿”。是时候到了“边缘文化”逐渐和“主流文化”之间融为一体了。

一位来自149街的青年涂鸦艺术家说:“对于我来说,涂鸦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当人们在地铁等待时看见我的符号感到有意思,尽管没人知道我是谁。当然我说的‘人们’是指懂得涂鸦艺术的人,我们之间有一种特殊的灵魂默契,其余的人我不在乎,也没人在乎。”

上世纪7、80年代的纽约有着当时世界上最发达的地铁系统,但就好像在一夜之间,纽约市民上班时发现地铁车厢突然变成了一个流动的涂鸦展览馆。无论车厢外还是车站内,都被“泡泡字体”和“公厕文学”的喷绘完全占领。位于布朗尼克区的149街车站,是这些“亚文化艺术家”聚集的重要场所,在那人们可以看到传说中的地铁涂鸦人。可以说,149街成为世界上所有涂鸦艺术家的朝圣之地,纽约独特的涂鸦文化也从这里开始真正意义上的繁衍。

涂鸦从巴斯奎特鼎盛时期开始就一直在潮流圈立于不败之地,一种将流行文化以及不同艺术形式随意运用、自由结合的能力。因此当1980年代早期表现主义绘画重新回到人们视野,涂鸦顺应时势,成为了当代艺术中的新贵。尤其在非精英或缺乏艺术史背景的观众群中获得了肯定 -- 这种街头艺术形式试图打破的艺术界边界之一。

这些“地铁涂鸦”让传统的纽约执政委员们感到非常头痛,尽管他们承认这确实好看又有趣,但在公共场所和建筑上涂鸦也确实构成了犯罪。“涂鸦”不仅已造成了上亿美元的损失,而且影响了一批批年轻人,他们都会模仿着做同样的事。

有人曾说,“假如你看到了让你感到惊喜的画面,大可以去149街找找那群未经发掘的隐士天才”。当“涂鸦”还未被宣布为“合法”的艺术形式之前,这群拥有强烈表达欲的年轻人为了躲避警察的逮捕,早已习惯穿梭于黑夜中,地铁车厢也成为了这些“青年涂鸦帮”眼中最好的画布。

在谈及“wet paint”的创作理念时 persue 这样说:“这一系列成熟的展示了街头艺术家探索风格化的过程,是商业和当代艺术完美契合的结果。同时为了告诉大家,假如你身处黑暗也要永不言弃。”

“这些标识是真正属于纽约地铁文化浸染的历史遗产。”研究标识性符号与视觉艺术之间如何产生化学反应成为了 persue 的创作动力以及乐趣所在。在这个过程中,每一个“wet paint”标识都被转化为街头艺术和涂鸦历史中的珍贵藏品。

 
;